五福彩票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五福彩票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4-08 16:40:04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良好家风是抵御贪腐“防火墙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5年,于文涛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,他的父亲于某到喀喇沁旗游玩,吃住在喀喇沁旗财政局小宾馆,还让喀喇沁旗财政局局长张某给他找个司机,说要练习开车。过了一段时间,于某又去喀喇沁旗游玩,又让张某给借个车。2006年,于某第三次到喀喇沁旗游玩,又和张某提出借车的事。这一回,于某看起来很不高兴。张某冥思苦想,推断于某不是想借车,而是想要车。张某不禁左右为难,于文涛是赤峰市财政局局长,自己在于文涛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工作,如果不给于某购车,恐怕会处理不好和于文涛的关系,进而影响工作。张某最终拿出2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台本田轿车,并将车过户到于某名下,又将新车开到了于某居住的小区,将车钥匙交给于某。当然,购车的费用并不是张某兜里的钱,而是喀喇沁旗财政局在经费中虚列的招待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慢慢地,于文涛变得自我膨胀起来,廉政底线彻底失守,全然不知“廉耻”二字。他认为给别人办事,别人“感谢”他是应该的,人情礼送一律来者不拒、一概笑纳。于文涛的所作所为也深深地影响了家里人,“家族式腐败”陆续上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从2002年至2013年,某下属单位为得到于文涛在项目、拨款方面的支持与帮助,先后30余次在于文涛办公室行贿,共计送给于文涛79万元现金。之后,于文涛在资金拨付与项目争取方面,都给了该单位较大的倾斜力度。仅2011年一年,该下属单位主要领导就专程看望于文涛6次,先后送出现金13万元,平均每两个月就要来“感谢”一下于文涛的照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6年来,无休止的贪欲驱使于文涛陷入利令智昏的怪圈。他从受贿时冠冕堂皇地推辞两句,逐渐演变为向有求于他的企业和单位频频暗示。他把权力当作捞取钱财、积累财富的工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此前民进党当局提到“希望有机会参与”WHA时,就有岛内网民嘲讽,这不是被民进党唾弃的“烂组织”吗?一直骂又要加入,绿营都是精神分裂吗?还有岛内网友反讽,难度怎么会高呢?“强大的台湾”只要继续骂,一定可以骂到WHA皮皮剉(颤抖)而“恭迎”台湾加入。↓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时,一些房地产开发商、企业经营者是主要行贿人,他们的目的无非是希望于文涛在相关项目的税款收缴、工程招投标、工程款支付等方面给予关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,赤峰某房地产开发公司计划开发赤峰市松山区某工程项目,在向规划局报批时,因为遮挡北侧居民采光而未被通过。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给时任赤峰市副市长的于文涛送了10万元现金。在对项目规划进行微调后,上报审批顺利通过。2013年至2017年间,于文涛利用职务便利,为该公司在项目规划和开发方面多次提供帮助,并先后三次收受该公司现金共计40万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你要我细讲,3个月前,这种对我的人身攻击来自于台湾岛内。我们需要坦诚,我今天就直说了,这来自台湾岛内。”谭德塞补充道:“台当局‘外交部’,他们知道有人对我发起个人攻击的行为,而且他们也不否认参与其中。在我遭到人身攻击时,他们还继续指责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网民则表示,攻击谩骂是事实,这有什么好否认的,本来就是台湾人在攻击他,“外交部”官员没看到听到?他说的是事实,我真的看过1450网军们(绿营网军)的留言,还骂得挺难听的。↓